足球行业集体降薪 地产足球时代落幕

与地产行业捆绑至深的足球行业,正面临房企“金主”的撤资与收缩。

2月16日,广州足球俱乐部微博发布公告称,经友好协商,广州足球俱乐部与归化球员艾克森、高拉特、阿兰、洛国富、费南多终止合约;同时宣布球员集体降薪,主力降薪近90%。降薪之后,恒大集团仍保留对广州队控制权。

同样是在2月16日,晚间,卓尔控股、武汉足球俱乐部联合发表了一篇《关于足球投入调整的说明与声明》。声明称,“我们鼓励球员主动调降个人薪酬标准,待球员返汉集结后,我们将兑现上赛季薪酬,并与球员一一诚意沟通,共同商讨新的薪酬方案。”

“关于支持和投入湖北武汉足球事业的几点说明,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微博发文回应。

这两家足球俱乐部面临的共同压力是:球队欠薪已久。就在2月16日,中国男足国家队队长蒿俊闵在个人微博中发文,向自己目前所效力的武汉卓尔俱乐部讨薪;黄紫昌也随后支援。来武汉队之前,黄紫昌在2020年赛季效力江苏队时,曾同样遭遇欠薪问题。

事实上,目前中超俱乐部普遍面临严重财务危机。在房企自身资金链都“捉襟见肘”之际,仰仗“金主”输血的“金元足球”时代已彻底落幕。

近日,广州足球俱乐部发布的《足球俱乐部球员定编及薪资标准》,在足球圈引发巨大反响。广州足球俱乐部第一大股东是恒大集团。

根据新方案,俱乐部一线万元,定编人数6人;主力年薪封顶42万元,定编人数6人;优秀主力封顶60万元,定编人数3人。这一标准较2020年7月薪资方案中“自产球员封顶年薪500万元”降幅高达88%。在2018年底,恒大买断巴西球星保利尼奥时,曾给出1.1亿元人民币的俱乐部薪资纪录。

同时,广州足球俱乐部终止与5名归化球员合约。这些归化球员在俱乐部领取的年薪,更是国内足球无可企及的高度。据媒体报道,以洛国富为例,其一年薪酬达到4000万元人民币。

不少球迷表示,“完了,芭比Q了!”“新赛季,广州队将成为降级第一热门”;也有球迷认为,“作为中国足球俱乐部的风向标,带了个头是值得肯定的。”

除了风光不再的广州足球俱乐部,“湖北首富”阎志旗下的武汉卓尔足球俱乐部也遭遇球员“讨薪”风波。

“欠我的工资奖金什么时候给我?非要糊弄我,逼我。年中来的时候没让你们花一分钱,没找你们要一分钱。工资是你们承诺年底解决,到了年底说过年前,到了过年前说过年后,这是企业文化吗?家乡球队我义无反顾,倾尽所有。你们就是这样没有诚信?相互尊重一下!谢谢。天下事无所为而成者极少,有所为有所利而成者居半,有所激有所逼而成者居半。”发此文时,[emailprotected]球俱乐部董事长田旭东。

后续,蒿俊闵微博被多名武汉队队员转发评论,同时讨薪。

在看到蒿俊闵发文后,武汉足球俱乐部方面表示,在讨论研究解决办法。卓尔控股方面回应称,基于中国男子职业足球现状和俱乐部实际运行情况,我们将调整对足球的重点支持方向,加大对青训、足球教育和基层足球运动的投入,调减对俱乐部职业联赛的投入,鼓励球员主动调降个人薪酬标准。

这不是武汉足球俱乐部第一次被讨薪。2021年2月,武汉卓尔球员周通通过个人微博发文,控诉卓尔俱乐部拖欠工资、奖金和2020年保级奖金。

被多次讨薪的卓尔控股,近年来规模迅速扩张,旗下拥有卓尔智联、汉商集团、华中数控、通商集团、兰亭集势5家上市公司和武汉众邦银行。仅从营业收入规模上看,卓尔控股由2014年的239.29亿元增至2021年的1020.87亿元,迈入千亿元行列。掌舵人阎志在《2019胡润百富榜》中以51亿美元身家成为湖北首富,超过小米的雷军。

现在,这份讨薪檄文亦将足球俱乐部普遍面临的欠薪与资金压力拖出水面。记者注意到,目前仅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受理的“欠薪”案例就已超过100起。

著名媒体人李璇在社交平台爆料,中超河北队的经济危机非常严重,严重到连参赛的几万元费用都给不出,还需要球员家长凑钱。河北队背后投资人是华夏幸福集团。

一位足球俱乐部人士表示,目前大多数俱乐部都欠薪,包括广州队、广州城队、深圳队、上海申花、北京国安、河北队等,这背后大都是因为身为俱乐部母公司的房企不同程度出现经营困境,无力继续输血足球。

房地产行业的“黄金10年”同样也是中国足球的“黄金时代”。过去10年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从1万亿元增长到17万亿元,中国足球业也开启了“金元时代”。

记者统计发现,中国足球俱乐部几乎已被房企垄断,在下个赛季参加中超的18支球队中,约15支球队实控方与房地产企业有关,如山东泰山(鲁能)、上海海港(上港)、广州队(恒大)、河南嵩山龙门(建业)、长春亚泰、广州城(富力)、上海申花(绿地)、北京国安(中赫)、武汉队(卓尔)、天津津门虎(曾为泰达集团)、河北队(华夏幸福)、沧州雄狮(永昌地产)、深圳队(佳兆业)、浙江队(绿城)、成都蓉城等。

此次被正式降级的大连人和青岛队,其背后实控人分别是万达集团与中能集团,均为房企或相关企业。

投资这些球队,需要房企长期砸入大量真金白银。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一次会议上讲了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中超俱乐部平均投入是日本J联赛的3倍,韩国K联赛的10倍;中超俱乐部一线球员的工资薪酬是日本J联赛的5.8倍,韩国K联赛的11.67倍。

但与大量烧钱不匹配的却是巨额亏损。记者根据财报数据统计,在2021年3月广州足球俱乐部退市之前的几年间,从2013年-2020年上半年,该俱乐部连续亏损,且越亏越多,累计亏损总额达到86.35亿元。但总资产却仅有24.8亿元。

在2020年半年报中,广州足球俱乐部方面表示,由于球员薪酬、转会成本仍居高不下,营业成本仍处于较高水平,导致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

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曾公开称,2019年集团对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投资达到9.5亿元,“搞足球一年要亏10个亿。”

连年亏损下为何这些房企还要在足球上烧钱?有房企人士称是出于足球情怀,也有企业人士称是为了广告效应,还有人直言是为了促进政商关系。万达2011年重回中国足坛时,王健林发表了一番演讲,阐述自己投资足球的原因是三点:领导指示、社会需要、情怀未泯。

但近年来,中国足协新推出的中超俱乐部单赛季限投入、球员限薪、俱乐部名称实行中性名等政策,都让房企投资足球的意愿锐减。尤其在失去球队冠名权后,地产企业连名都图不到了,大面积退出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

最现实的情况是,疫情发生后经济大环境受影响,伴随着房地产行业政策收紧及融资“三道红线”下,部分房企资金链困难已无力为球队及时供血,没有产生现金流回报的足球产业最先遭到抛弃。

2021年初,天津津门虎队的投资方泰达集团退出足坛,俱乐部由天津市体育局托管。在这之前,泰达足球俱乐部就早已出现严重财务危机,拖欠球员和员工薪资数亿元。江苏队在2020年11月夺得首个联赛冠军之后就直接解散,背后金主苏宁2020年全年亏损超39亿元。

这样的剧情在接下来还将再次上演。与房地产行业一样,足球业也已进入“黑铁时代”,面临的同样是“战时氛围,节衣缩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