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闭幕我们的故事永不落幕 冬奥特辑

2月20日晚,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主火炬熄灭。镜头前,冰墩墩依依不舍地送走飞舞的雪花。镜头背后,志愿者们欢呼、击掌,也落泪、相拥,终于卸下一身疲惫,纵使服务工作辛苦,却也只想将时间定格在此刻。在过去的十七天里,每天清晨,他们踩着未消融的积雪上岗,直到深夜才能返回驻地。在各自的岗位上,他们用专业知识保障赛事进行,在国际交流舞台上展现着中国青年的形象。

从将近一年的选拔与培训,到进入闭环后的坚守岗位、除夕夜的思乡情切、九金诞生的欢喜雀跃,人大“小雪花”们,也有自己的故事想要述说。

2019年12月5日起,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赛会志愿者全球招募系统正式开启。在2021年3月3日,中国人民大学(下简称“人大”)正式发布了公开招募冬奥赛会志愿者的通知,学生经过校内报名、选拔、考察等流程,可以获得学校给予的冬奥会志愿者推荐资格,通过团队报名渠道成为志愿者。

得知这一消息,哲学院2020级本科生伍润昊立即报了名,并最终在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和很多志愿者一样,十四年前在鸟巢上演的夏季奥运会开幕式,在儿时的伍润昊心里埋下了奥运的种子。2015年,他在电视机前见证了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历史性时刻。从那时起,他就期盼着7年后能亲身参与这场“家门口”的奥运盛事,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同样,社会与人口学院2020级本科生刘珂彤在2008年就与奥运结缘。那时她曾在鸟巢观看过一场奥运会比赛,“当时我对奥运会志愿者有了初步的印象,非常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成为这样的志愿者。”刘珂彤说:“正好现在进入了大学,如果说年纪差几岁,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在她看来,能够成为冬奥会志愿者,是一件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幸事。

而对于“半个体育迷”的劳动人事学院2020级本科生金虹伶来说,成为冬奥志愿者的机会更是难能可贵。金虹伶一直都对体育竞技赛事很感兴趣,“因此也很想体验一下国际赛事举办的幕后工作。”在上高中时,金虹伶就开始关注冬奥志愿者的报名信息,也正是因为冬奥会的缘故,她在高考后选择来北京读书,并积极参与校青协组织的各项冬奥预热活动,终于等到了志愿者的正式招募。

然而,要正式成为冬奥赛会志愿者并不容易。在填写了报名问卷之后,首先需要接受学院内部的选拔。新闻学院2020级本科生索梓涵回忆说:“在我们学院内部选拔这一步,总共就有130多人报名了笔试,而最后的名额可能只有20个左右。”虽然学业繁忙,她仍抽出时间做了充足的准备。刘珂彤谈道,在后期冬奥组委组织的面试中,三位面试官还对她的英语口语能力做了专门考察。“当时我意识到外语能力在志愿服务中的作用,可能比我想象中还要重要得多。”她说。

去年九月份初,人大冬奥赛会志愿选拔最终结果揭晓。金虹伶成为了一名首都体育馆志愿者。时至今日,她依然记得当时激动的心情:“那是一种圆梦的感觉,特别开心。”而伍润昊则将进入国家体育场(鸟巢),从十四年前夏奥会开幕式电视机前的观众,成为负责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开闭幕式保障工作的志愿者。他说:“这是铭记一生的事情。”而刘珂彤成为了张家口山地新闻中心的一名志愿者。索梓涵则作为奥林匹克信息服务助理,进入了主媒体中心。主媒体中心志愿者之家的照片墙。

在培训阶段,志愿者们需要在北京冬奥组委搭建的培训平台上完成二十三门线上课程的学习,包括冬奥会概况与项目介绍、奥运会文化与历史、基本急救知识、志愿者行为规范、基本口语交际等内容。场馆方则通过线上授课等方式为志愿者开展了多次通识培训。

北京2022年冬奥会及冬残奥会采取闭环管理模式,2022年1月起,人大冬奥闭环内志愿者根据各自场馆的要求,陆续进入闭环驻地,开启闭环生活。据《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防疫手册(第二版)》,闭环管理的地理范围涵盖“抵离、交通、住宿、餐饮、竞赛、开闭幕式等所有涉冬奥场所”。闭环内活动空间有限,志愿者每天上下岗都有固定的流线,原则上不允许接收快递或外卖,因此生活也稍显不便。在主媒体中心志愿者商学院2020级本科生缪一方看来,闭环生活的影响直接体现在“一个多月没有点过奶茶了”。雪后志愿者的闭环驻地外景。

对冬奥志愿者们来说,2022年的春节注定不同寻常。除夕当天,首都体育馆志愿者、2018级外国语学院本科生潘雨葳和同伴一起拍下了志愿者定妆照,与旧的一年告别,也期待着新的一年、新的一岁的到来——大年初一是她的生日,与往年家人的陪伴团聚相比,今年的独在异乡难免催生出孤独之感。而家人的支持鼓舞往往能给志愿者们增添一份慰藉。伍润昊说道,家人们一直很支持自己做冬奥志愿者的决定,“父母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他们为我感到骄傲!”

闭环内同样不乏暖心时刻。今年春节,鸟巢的志愿者们收到了一份来自场馆的特别新年礼物。国家体育场志愿者运行团队将一颗位于双子座中部的星星命名为“NST2022-Volunteer”,这颗星星在每年的冬季春季可见,正好对应着冬奥会的时间。伍润昊在朋友圈写道:“这是我收到过的最浪漫的新年礼物了!2月4日,我们在国家体育场一起向未来!”国家体育场志愿者业务领域送给志愿者的特别“新春礼物”。

除夕那天,刘珂彤与同伴在媒体工作间的白板上出了一期春节板报。令她感到惊喜的是,“这起初只是志愿者的临时发挥”,但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和北京卫视等媒体都报道了这份具有中国新年特色的板报,还有一些外国记者拍下板报发在了推特上。“很激动,因为我觉得这也是在宣扬中国的文化、传统文化。”她说。刘珂彤在媒体工作间白板上绘制春节板报。

2月5日晚,在短道速滑2000米混合接力决赛中,中国短道速滑队在首都体育馆斩获本届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的首金。谈及首金诞生,许多志愿者的关键词都是“一起”。对于首都体育馆的志愿者来说,从过去的电视直播变成现场观赛,在观众热烈的观赛气氛中,体育赛事带来了更加鲜活的体验。潘雨葳在距离赛场几十米的地方见证了首金诞生。回忆起那时的感受,潘雨葳仍旧难掩兴奋:“谢邀,人在现场,见证首金时刻!”“观众和志愿者都挥着旗子欢呼。”金虹伶回忆说,“颁发纪念品仪式结束,运动员离开后,观众们才依依不舍地散去。”首都体育馆志愿者金虹伶在工作中。

在张家口赛区进行服务保障工作的志愿者们则通过工作间的电视见证了夺金时刻。那天,刘珂彤特意地把速滑比赛的转播画面调在了距离志愿者工位较近的电视屏幕上。工作间的电视是不开放声音的,刘珂彤就在无声的“默片”环境中,和志愿者同事们一起见证了中国队首块金牌的诞生。虽然听不到现场的声音,刘珂彤依旧感到十分激动:“可以跟大家一起在一个冬奥会的场馆里见证这块金牌的诞生,印象特别深刻。”

而首体城市志愿者、外国语学院2020级本科生赵怡霖当时就在比赛场馆外负责引导观众入场观赛,因而自己无法进入现场或是观看赛事直播。但是过了一会,她发现大家已经在网上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中国队夺得了首金。“虽然因为工作原因没能第一时间见证,但正是这份工作,让我感觉自己也参与其中。”

每逢奥运来临,奥运会主办方、参赛代表队、各相关机构等都会推出自己的奥运Pin(徽章),不少人会像集邮一样集Pin,为了获得自己想要的徽章,经常还会“换Pin”。而相较于运动员、记者和志愿者之间交换的徽章,潘雨葳的心形五环徽章略显特殊——那是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赠送的。谢尔巴科娃在微博上晒出的奥运徽章,其中还有人大冬奥pin。

2月13日,巴赫主席来到首都体育馆同志愿者们交流。潘雨葳回忆说:“当时我站在他们后面的位置,巴赫主席看到我们后,示意我们往前走。”巴赫主席对她说:“你(潘雨葳)的工作证上(交换)有很多徽章。但是我给你的这个‘no trade’(不用交换)。”随后送给了潘雨葳一枚特别的“心型奥运五环”徽章。巴赫主席赠送给人大志愿者的心型五环徽章。

作为一名城市志愿者,赵怡霖的工作就是引导首都体育馆的观众入场和疏散。面对这份普通甚至有点枯燥的工作,赵怡霖在完成工作任务的同时,也试着挖掘“平凡”工作背后隐藏的价值。在指引场馆方向之余,她与观众积极互动,呼吁他们在赛场上为运动员加油鼓劲,调动他们的观赛情绪。首都体育场城市志愿者赵怡霖在工作中。

艰苦的环境是志愿者需要面对的一项额外挑战。刘珂彤介绍说,在张家口山地新闻中心,她每天上班都需要走三四百米的山路,“准确来说是要爬一段雪山” 。而带给她慰藉的,是上下班路上看到的美丽雪景和漫天繁星。“也是给自己平淡且辛苦的志愿生活增添了一丝乐趣嘛。” 刘珂彤说。

北京冬奥会构筑了一个和谐的地球村,在这里,不同国籍、肤色、种族的人为挑战极限相聚、相识、相知,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一起向未来”不仅仅是一句口号,也是每一位志愿者在赛事服务中的共同感受,潘雨葳说:“不管是我们志愿者还是运动员,我们都共同团结,一起去实现一个美好的未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